第129章 寸步不离(1 / 2)

季箜灵转过身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她甚至都不敢相信刚才那句挽留的话语是他说出来的。∏∈,不论是记忆里还是现实生活中,承皓宇都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大丈夫,说出口的话一定会做到。

可是他现在怎么一会儿推迟一点一会儿推迟一点的?

同时她也感到幸福,让他挽留本就受宠若惊,更何况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挽留。这对她来说,无疑不是一件天大的奇事。

见季箜灵不回答,承皓宇干脆就站起了身,一把将季箜灵抱在了怀里,大手将她的小脑袋拼了命得往自己怀里揽。“答应我。”

他语气里带着的祈求和无助,听起来就像是他脱胎换骨过一样,和那个贵为天子般的他完全不一样。

承皓宇,是什么让你如此无助?是我,还是……

季箜灵嗅着他特有的香气,这种感觉就像走在满是薰衣草的花田。她闭上眼睛,似乎能想象的出她置身在薰衣草田中游走,放眼望去,一片又一片的紫色占据了她的眸与心。

不知不觉得,她抱紧了承皓宇,算是回应他的温柔吧。

吃完饭后,二人坐在木兰轩的屋顶,看着天。天很阴沉,没有半点要出太阳的迹象。

季箜灵靠着承皓宇的臂弯,抬起头看着天上密集的乌云,也不知在想着什么。承皓宇看了看她,顺着她的目光也看了看天。“担心会下雨?”

“不是,我在想,为什么那个女孩要救我。”季箜灵看着天,一双清明的眸子倒映着浓黑的乌云,有些悲伤。

“那个女孩?”承皓宇向她投去疑惑的目光,希望她能给他答案。

季箜灵点了点头,将昨天发生的事都一一告诉了他。

昨天在飞机上睡着了,她迷迷糊糊的觉得飞机有些颠簸的厉害,而且氧气也有点不足。她怀疑这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真实灾难片!

所以她就和大多数人一样,在飞机好不容易落地之后,立刻下了飞机,来到转达站时都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她和他们一样,都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正当她庆幸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际,一群穿着黑色西服的汉子就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傻子也知道,中心点是她!

季箜灵一看大事不妙,就想撒腿就跑,可谁知道还没走两步,就被一个汉子给抓住了手臂。纤细的手臂在汉子厚实的手掌心里,动不得丝毫半分,她只好咬着牙奋力反抗。

正当另一个汉子准备用绳子将她绑起来时,一个背包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朝着那个汉子招呼过来。说时迟那时快,肚脐装一个后空翻,两只纤细修长的美腿就将两个汉子分别踢倒在地,半天都爬不起来。

肚脐装摆开架势,一看就知道是练过武术的,手臂上的肌肉因为衣服湿了的关系,在短袖上若隐若现着。她挡在季箜灵面前,头上鸭舌帽的帽沿往下滴着水。

肚脐装嚼着口香糖,做好准备随时出击的姿势,盯着眼前的一圈黑衣人。“有种的,过来!”她向黑衣人勾了勾手指,百分百的挑衅。

几个黑衣人对视一眼,都觉得肚脐装很是猖狂,于是个个挽起了袖子,向肚脐装围攻上来。肚脐装将季箜灵推到一边,后空翻起,双腿往后一蹬就将一个黑衣人踢倒在地。

其余黑衣人不肯罢休,纷纷肚脐装发起了进攻。而肚脐装却像个逛街的人一样,丝毫不在乎眼前的黑衣人,直到季箜灵大喊了一声“小心”。

肚脐装向她看了一眼,只见一个黑衣人手握尖刀向她飞扑过来。情况紧急,她顾不得许多,反手拿出腰间的弹弓,将嘴里的口香糖放在弹弓弹力绳上。用力一拉,口香糖就如同飞出去的利箭一般,直击那个黑衣人的眼睛。

“啊”只听惨叫一声,肚脐装就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季箜灵身边,什么也不多说,拉着她就往前头跑。

后面的事就一一呈现在了眼前,若不是肚脐装救了自己,自己此时恐怕早已投胎千万回了!

季箜灵说完之后看向处于沉思中的承皓宇,好似在等待他的回答,又好似在等待他的反应。许久,承皓宇抬起深邃的双眸,目光严肃地盯着季箜灵的双眼,一字一顿道:“谁让你去美国。”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