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书《术皇》开始上传啦!

推荐阅读:将夜夜天子乱清阴阳同修尘世巅峰重生之超级富二代修真高手在现代华佗宝典斩龙

    我的新书《术皇》开始上传啦!

    一次失败的禁术实验中,沐云回到一万五千年前的世界。这时,人族才摆脱奴役,法术文明刚萌芽。异族割据,妖魔横行,人类十分卑微,地位风雨飘摇。

    一万五千年的超前智慧,一万五千年的法术结晶,沐云在荆棘遍布的巅峰之道上势如破竹,骁勇的半兽人,美丽的精灵族,妩媚的妖精族,强大的巨人,神秘的龙族……统统拜倒在脚下!

    这是一个古老而野蛮乱世!

    ————

    新书绝对热血爽快,下面有直通车,大家赶紧去看看吧!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0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三国小兵之霸途无仙升迁之路香港之梦位面大穿越重生之金融大亨龙起南洋金牌杀手穿越:废材二小姐重生寻宝

天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使小说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天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