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尘埃落定(二)(1 / 2)

宋栀想死,却没有死的那份勇气,毕竟他身上背的是家族的责任以及……无论他爱不爱,他都有自己的妻子,他对她得付起自己做丈夫的责任。

宋栀活的很痛苦,他不愿意回国,所以就赖在我这儿躲避外面的繁杂,直到我名义上的那个爷爷又给我打了电话,如同回到多年前那般,他厉声的警告我,让我劝宋栀回国把公司顾着,不然……云云之类的无非就是威胁没权没势的我。

闻言我偏头问宋栀,“你现在三十而立了吧?”

“嗯,刚满三十整。”宋栀的神色奄奄的,面上还有微醉的红色,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说:“我离开你时二十三岁,现在都已经三十岁了。”

二十三岁的宋栀关系和我很差劲,差到几年都见不到一面,电话都没个联系的份上,现如今却因为黎小姿,宋栀在心里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找到了我——一个同他有血脉关系的同胞姐姐。

三十岁的年龄,早已经不是我爷爷能掌控的年龄,他老人家现在对宋栀也算是无可奈何。

我笑了笑,望着没有挂断的电话,笑着问他,“那小栀,你应该从爷爷的手中夺取了宋家绝对的说话权吧?既然这样,他在宋家应该没什么实权吧?”

宋栀轻轻的嗯了一声,我转身笑着对电话里的人说:“你听见了没?你已经在宋家退休了。你想用宋家威胁我,先不说你有没有那个权利,即便有,我可以肯定,现在的宋家是斗不过我的。”

我的SW公司也不是吃素的,再加上叶湛那边,爷爷那些威胁的话也仅仅是过过嘴瘾。

“宋晚,你倒是好样的。”

爷爷生气德挂断了我的电话,我过去坐在宋栀的身边,问他,:“离开B市后,你有见过妈吗?”

宋栀点点头说:“见过,毕竟她是真的疼我,不过现在她改嫁,那个男人也宠她,她过的也算是幸福,但是那个男人的女儿不怎么省心。”

“发生了什么?”我问。

“总是欺负她,她又没法直接给那个男人告状,所以找到我帮忙,我能怎么帮忙?我也就威胁威胁那个女人,警告她,倘若她再不自量力,我定会先干掉她,她知道我杀过人,所以也怕我。”

“起码你震慑住她了。”我说。

宋栀嗯道,然后伸手又拿了一瓶酒慢慢的浅酌,我问他,“你要这样醉生梦死多久?”

“过了新年,我就回国。”

宋栀待到除夕那天就赶回国了,我一个人待在法国,打算等新年过了再回家接两个孩子。

等接了两个孩子我就带他们回美国,以后我们就在美国生活,回到曾经的那座别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