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他的那些话(1 / 2)

刚刚在大雪将要把我彻底掩埋的时候,我从未期盼过苏湛年出现在这儿,拯救我的命。

因为我的心里彻彻底底的就和他划清了界限,我想,即便是有人救我,都不可能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但……现在在我身侧的就只有他!

他用他那尚且还有余温的身体紧紧的拥抱着我,用那冰冷的唇瓣吻着我,眼角处似有湿润,似绝境又似无奈,现在的他貌似很彷徨。

我在他怀里没有说话,他突然仰着躺下倒在雪地里,漫天的雪花落在他的身上以及被风雪刮过的脸上,他默了默许久问:“我们能活着吗?”

手机里是有信号的,再说我们距离山下不远的位置,搜救人员一定会找到我们的,但找到我们以前,我们得确保自己能够活着,我没有回答苏湛年的问题,而是拨通当地消防的号码,电话拨通后是能听清对方说话的,他们了解了我的情况,问:“能再坚持三个小时吗?我们一定会在三小时内找到你!”

闻言,我强调说:“两个人,我这儿还有个三十四岁的同伴,男性,心理状况不太好。”

挂了电话后我安慰苏湛年说:“他们说会在三个小时内找到我们的,所以你别太过担忧。”

他望着我问:“你信吗?”

我笑说:“起码有人知道我们的困境。”

苏湛年沉默许久,他忽而起身又想抱我,我拒绝道:“虽然腿瘸,但是我自己还是能走的!”

苏湛年从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他习惯把生死掌握在自己手中,就像此刻一样,他宁愿忍着风雪,极冻,他也不愿在此刻等待救援队!

我艰难的站起身子,苏湛年扶着我向自己觉得对的路走去,他挺聪明的,所以能依靠指南针找到正确的方向,然后再根据地势临场判断!

我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后就体力不支了,苏湛年翻出我包裹里的罐头给我吃了一大半,然后自己吃了一小半,说:“暂时只能依靠这个获取点能量。”

我吃完看得出苏湛年的体力已经到达极限,我瘫坐在地上,问他,“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苏湛年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风雪说:“估计是中蛊了,所以才鬼神使差的跑到冰岛,又向人打听了你的行踪,因为担忧你,才落的现在这个下场!”

我愧疚道:“抱歉,我只是想在附近走一走。”

苏湛年抬眼问:“你又为什么到这儿?”

我坦诚的解释说:“因为季教授喜欢下雪的天,所以我想到山上走一走,没想到遇到暴风雪。”

闻言,他叹息说:“你还是忘不了他。”

“很难忘的,湛年。”

“宋晚,反正我们两个现在恐怕也活不成了,所以你要记得他就记得好了,我是有遗憾,但很多事强求不得,包括你。不过我比较惦记的是两个孩子,一个正值高中,一个才读幼儿园,我走了恐怕就没人照顾他们两个了,我一想到这我心里就很难受。”

苏湛年的神色很平淡,似看破一切后的了然,我沉默了许久,坚定的说:“你会活下去的。”

他自嘲道:“你说了不算。”

苏湛年的心里已经开始放弃,他已经接受了眼前的事实,我心里难受的说:“苏湛年,你一定会活下去的,哪怕为了孩子你也能活,所以你别放弃。”

我见不得示弱的他,会让我觉得自己有罪,毕竟是我自己牵连了他,让他此刻生在这种绝境!

“你知道吗,宋晚。”苏湛年忽而低头凑近我,在我耳边说:“我一直都在怀念曾经的我们,那像现在……从我们认识到现在已经十四年了吧,而人生中又有多少个十四年,你瞧,我都三十四岁了,每过一年就感觉拥有你的时间又少了一年,虽然没有拥有着你,但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属于我的,哪怕你成为了他人的太太,你这辈子只能葬在我苏湛年的心中,我知道你又要说我霸道,但我就是这么一个男人,我爱你,爱的入了骨髓,哪怕没有记忆忘掉了你,也会被你深深地吸引。”

苏湛年的这些话我最近几年听了不少,所以内心能够做到心如止水,不再像以往那般兵荒马乱,但他却又突然重提旧事道:“宋晚啊,我还记得六年前,酒吧里和你入睡的那晚,那是我伙同赵莫水算计你的,你知道我当时的心里有多恐惧和颤抖吗?我怕让你知道我的心情,所以我才在床上喊了“阿饶”那两个字,可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两个字对我来说完全没有意义,它是拿来敷衍你的,也是掩饰我自己的,我怕你责怪我,所以早上醒的时候才把过错怪在你的身上,是的,我弱懦,我没用,可那年没记忆的我,真的是好喜欢你的。”

苏湛年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