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给他倾诉(1 / 2)

“嗯,心理学专业的。”

“听着怎么这么熟悉?”崔老教授忽而恍然大悟道:“我记得了,昨晚有个小子求我带她,还让我平时别管她,像论文什么的都让他写。”

我疑惑的问辅导员,“谁?”

辅导员笑说:“季教授也问了这个问题。”

辅导员说崔老教授是这么回答的,“我领居家的小孩,杨桐,就天天在电视里把自己化的跟个鬼似的,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的那个。”

……

辅导员离开前说,让我待会去找季墨川报道,一想到这我心里就很烦躁,他应该察觉到了我在躲他,那现在贸然的去找他得多尴尬啊。

我到S大做学生的初心是什么?!

我努力的想着这个问题,才想起是自己贪心了,明明说好只做他几年学生的,现在这样又算是什么呢?其实是我自己一直分不清界限。

可一接近他,心里的感觉就很深!

我很想拥有他的感觉就很深,心里的那些花朵也开的异常灿烂,我想我是真的完了!

我努力的警告自己,要守得初心!

就这样做他几年学生,规矩的待在他身边过几年平平静静的日子,其他的都是虚无!

一想通这事,我就起身打算去找他。

无论如何,现在是最好的结果。

对季墨川,我应该守在自己的位置。

无论如何都不得再进一步!!

我是有季墨川的手机号码的,在通讯录里保存了快两年的时间,期间我们没有打过一个电话亦或者发过一条短信,而现在我……

我问他,“季教授,你在哪儿?”

隔了一会儿季墨川回消息了,他没有问我是谁,而是直接回复,“在办公室里改题。”

我不知道季墨川的办公室在哪儿,而是问了路过的同学一路找过去的,我站在门口伸手理了理自己的长发才敲门说:“是我,邢晚。”

我现在只是邢晚。

他的研究生,邢晚。

而他,我的老师。

他温润的嗓音隔着厚厚的门传来,“嗯,门开着的。”,而我的心在此刻异常的鲜活。

我那时并不知道,我的精神状态在好转,达到前所未有的稳定状态,而这一切都是心态发生了变化,我的心现在没有以前那么的绝望。

我伸手推开门看见季墨川正微微的垂着脑袋,他骨骼修长的手中正握着一只黑色的钢笔。

听见开门的声音,他抬起头望着我。

他的眼睛很清澈,我偏了偏脑袋闪躲着他的目光说:“辅导员说,季教授收了我做研究生。”

他嗓音淡淡道:“嗯,是有这个决定。”

“但你不是说霸占社会资源吗?”

闻言季墨川的眉目凝了凝,“你惦记着这句话的?你没有霸占社会资源,我还是向以前那样收了两个研究生,而你……我想帮你。”

我紧张的问:“帮我什么?”

“我决定做你的导师是想帮助你改变精神状态的,邢晚同学,你相信我的专业水平吗?”

“季教授是想治疗我的精神病?”

我问的很直接,季墨川没有接我的话,而是继续低头改着自己的卷子,我站的久了索性就自己搬了一个凳子坐在他的对面等他。

等他改了几份卷子时,他才重新抬头,认真的眸光望着我说:“邢晚同学,你没有得病,而是……承受的东西达到一定的极限时就会为难自己,而你现在只是承受的过重,当你尝试着放下一切的时候,你会是一个健康的小姑娘。”

“季教授,我今年二十九岁。”

闻言季墨川望着我,沉默不语。

他又继续改着他的卷子,我无聊的坐在那儿,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呼吸声,直到一抹声音打破沉默问:“邢晚,你那天为什么失约?”

“我陪孩子回了老家。”

我习惯性的用谎言堆积自己!

“嗯,你先走吧。”

季墨川赶着我离开,我起身出门替他关好门,随后又溜达回图书馆,看了一会儿书觉得无聊就给杨桐发短信说了崔老教授的原话。

杨桐当即回复道:“屁的邻居家小孩,他是我姥爷,我是他外孙!天,老头子居然嫌弃我到这个份上,连承认我是他外孙都觉得寒碜!”

看到杨桐的这个消息我笑的更欢了,直觉认为崔老教授应该是一个很幽默的人!

在图书馆待到晚上,正打算收拾东西离开时,我的对面坐了一个人,桌前的灯光是橙色的,季墨川微微的低了低头问:“在看什么?”

“随便看看,也为打发时间。”我说。

季墨川的手臂支撑着桌面,他双手交叉相握,然后轻言轻语道:“邢晚同学,我们回家吧。”

邢晚同学,我们回家吧。

季墨川的话总是让我的心尖发颤发酸,我抓紧手中的书本,解释说:“我现在没在那儿住了。”

“邢晚同学,一起回家好么?”

我自当受了魅惑,所以乖乖的起身跟在季墨川的身后,出了图书馆发现北京下雪了。

密集的小雪飘落,我跟在季墨川的身后望着他的背影,怎么看都觉得好看,给我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定,我此刻明白,我依赖他。

我的心里很依赖季墨川。

我赶紧走了两步跟在他的身侧,他的手在大衣一侧摇摆,我几次伸手想握住,但终归没有那个勇气,就在我泄气时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我,随后一条厚实带着温度的围巾落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抬头愣愣的望着季墨川,他语气微微柔和的说:“邢晚同学,天很冷,我把围巾让给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