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他知道我是宋晚(1 / 2)

季墨川说他并不是看不起我,而现实的情况摆在那儿的,其实他说的没错,S大就有几百名学生争做他的研究生,而且还不包括其他高校的,再加上他们每个人都那么优秀,凭什么我在这儿这么自信的对他说,我要做他的研究生?!

更何况他一年只收两名研究生。

我心里虽然苦恼,但我对我的能力还是很笃定的,除开物理的话我其他学科好到爆!

我没有和季墨川争执什么,我也知道他只是善意的提醒我,让我别他妈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心里呐,总是很想再向他靠近一点!

季墨川在学校里的任课挺少的,大多数时间都在实验室里或者校外不远的研究所!

而我又不能在学校肆无忌惮的瞎逛,虽然可以否认自己是宋晚这个事,但消息传开让那些熟悉我的人看见我的话也会有麻烦的!

所以大部分时间我是躲在学校图书馆里的,等到季墨川大概要回家的时间我就去长凳那儿坐着,我即便没看见他,他也会向我打招呼的。

他貌似是养成了习惯。

回家的路上坐在公交车里,季墨川问我转系的事,他说:“想要贸然的转系估计很难。”

贸然的转系是很难,但让邢潇去办这件事的话也就很简单,不过我不想让季墨川知道我的背景能撼动这个,所以下意识的胡诌说:“是挺难的,但齐哥哥那边可以帮我,估计能成功吧。”

我总是在说谎骗眼前这个年轻又简单的教授,凭借着这点我永远都不可能配得上他。

季墨川问:“你给齐微生说了么?”

我还没有说,但我给季墨川说:“说了,他说明天中午趁着午休的时间过来一趟。”

季墨川沉默,我想了想低声的说:“我爸去世后就只给我留下一笔钱,也没了可以帮我的人,所以每次有事的时候都是齐哥哥帮我解决。”

季墨川接下说:“他对你是挺真的。”

“嗯,挺感激他的。”我说。

季墨川默了默,问道:“确定心理学吗?”

“嗯,我毕竟懂这个。”

季墨川没有再说话,而是回到小区后他突然说道:“那个宋晚,我朋友说过她的学历。”

我下意识问:“什么学历?”

“主修政治学,刑法,也考过心理学。”

“……”

我感觉自己暴露了。

顿了顿,季墨川垂下眼眸望着我道:“我听说那个宋晚以前是齐微生手底下的检察官。”

这些事,似乎也并不是秘密。

而我却一直没有警惕这个事。

我沉默的望着季墨川,此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在他又道:“你骗我有你的原因,或许那个原因让你觉得很难堪,所以我不追究这事。”

“季教授,我……”

“邢晚同学,我们并不是熟到无话可谈的地步,所以你向我隐瞒你的身份是可以理解的。”

“季教授,我并不是……”

他又打断我,说:“邢晚你不必解释,也不必感到愧疚,但那个研究生的问题我想提醒你一句,你已经学业有成,所以不必占着不必要的资源。”

季墨川一年只收两个研究生,倘若我占着一个资源的话就只剩下一个,其实他说的没错,我已经学业有成,所以没有必要占着社会资源。

话虽然难听但却是事实,而且听着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我心里压抑的说:“我知道了。”

此后,我没有再在长凳处等季墨川。

一转眼就又是一个夏天一个秋天,北京又迎来了寒冷的冬天,而这七八个月的时间我没有再见到苏湛年,更没有再见到我的两个孩子。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