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他囚禁我(1 / 2)

“因为我喜欢季教授,我的内心没有丝毫苍凉,反而有新生的希望,季教授你懂么?”

我问他,季教授你懂么?

季墨川听到我的告白只是勾唇浅浅的笑了笑,然后又再次的提醒我说:“我不谈师生恋。”

我望着他说:“嗯,我知道的。”

空气忽而沉默,我们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他是一个安静的人,我也懒得打扰他,索性打开电视,没想到正播到我和杨桐的电影。

是去年打破票房纪录的那一个。

电视里的宋晚身材高挑,衣裙华贵,妆容精致,光彩亮丽,而此刻坐在季墨川身边的宋晚邋里邋遢,无精打采,脸色苍白,所以即便两个人一模一样应该也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电影挺精彩的,季墨川看的也挺认真,在结束的时候他才忽而说:“你们两个很像。”

“嗯,你那个朋友也是这样说的。”

“她就是宋晚吗?”季墨川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说:“平常没关注娱乐圈,也不太爱看电影什么的,因为大多时间都泡在了实验室,所以现在外面流行什么东西我都是不太清楚的。”

“嗯,她就是宋晚,很有名的一个女明星,这么多年来大家都说我和她长的很像。”

“是么?但邢晚同学比她要平易近人。”

我好奇的笑问:“你为什么这么说?”

“周丞丞说娱乐圈中的宋晚很高冷,是算一个比较有心机的姑娘,但这是周丞丞说的,我没有接触过她所以不妄加评断,不过我可以肯定邢晚同学一定比她要好,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这句话,足矣。

我笑着说:“季教授,你给人很温和的感觉,但走近了又是那么的生人勿近,我有时候在想一个问题,你喜欢的姑娘究竟会是什么样的。”

季墨川闻言偏头瞧了瞧我,眼眸深邃而宁静,他抿了抿薄凉的唇,耐心的说:“我没有喜欢的姑娘,至少现在没有打算谈恋爱或者结婚的。”

“季教授有三十了吧。”我说。

“嗯,年后正满三十。”

“有一句话是三十而立。”

他盘腿坐在地毯上的,我趴在地上把脑袋放在他的腿边但不敢直接靠着,我笑呤呤的望着他笑说:“难道季教授的爸爸妈妈都不催婚吗?对了,季教授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就是季教授对另一半有什么样的要求,不过像季教授这么优秀的男人,心里对另一半的要求一定非常的高。”

“我是离异家庭,我被我爸带大的,我爸自我成年后就搬到美国定居了,所以家里没有催婚的说法,顶多有个姐姐会打电话念叨两句。”

“抱歉,我没有……”

“没事,我是成年人,所以提起这些话题并不是很沉重的一件事。”他顿了一会儿,偏头居高临下的望着我说:“我对择偶没有太大的要求,但即便没有太大的要求也是有要求的,最起码她不能是我的学生。而且我曾经有幻想过自己的婚后生活,指不上恩爱有加,但一定是平平淡淡细水流长的,我期望我未来的那一半一定是个优秀、开朗且简单的女孩,她的内心不会贫瘠、苍凉。”

她的内心不会贫瘠、苍凉。

而我的内心恰恰如此。

我掩下心里的失落,爬起来坐在他身边笑说:“我知道你不会谈师生恋,所以很看清事实的。”

“邢晚同学,我教你一件事。”

“季教授,你说。”

季墨川微微的眯了眯眼,嗓音温润如玉道:“以后倘若遇上别的男孩,如果真的很喜欢他就一定要认真,别让他觉得你是在开玩笑或者是在敷衍他。邢晚同学,或许那个男孩也是心喜于你,但因为你的某种态度让他看到了你的轻视。”

“哦,我知道了。”

那时,我没有听明白季墨川话语里的其他意思,以为他只是在以老师的角度在叮嘱我。

而我也觉得我该离开了。

至少我不是他的良配。

宋晚,从不是季墨川的良配。

却还在这里痴心妄想。

季墨川回到自己的家以后我打电话给刘瑟,让他帮我接通告,刘瑟听见我这样说,惊奇道:“我以为你忘了自己还有工作的事。”

“接吧,反正宅着也没事。”

闻言刘瑟说他去替我安排。

我现在这样每天宅着的确很颓废,而SW那边传来消息,谢家的资金现在都被套着了。

谢家的资金都被套着,那能求助的人最大可能就是苏湛年,谁让苏湛年是谢家的女婿。

果不其然,在两天后苏湛年那边派人说要约见SW的董事长,但被那些科学家一口回绝。

SW是神秘的,并不是谁约就能约的。

我重新换上华贵的礼服,化上精致的妆容就开始回归以前的生活了,我每天穿梭在剧组忙碌,也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再见季墨川。

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发现自己只惦记着季墨川,那个温文尔雅的季教授,令我那么的痴迷。

渐渐的我没有再依赖药物,而精神状态也能维持在很好的阶段,关倾听见我这样说难得没有再打击我道:“也不知道你是突然想通了什么。”

“关倾,我有个秘密。”

我喜欢一个教授,而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把他藏在心底最深处,成了治疗我的药物。

“你的秘密我也懒得听。”

“那好,我就继续当秘密。”

关倾笑了笑,忽而又惆怅说:“窦庆被抓进警局了,还在申诉中,我打算用最大的力量帮助她,宋虚伪,我希望她能活在阳光底下。”

“因为什么罪名?”我问。

“贩卖那种东西。”

“毒……么?”

“嗯,我想帮助她。”

一个星期后关倾又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他的能力有限,窦庆还是被判了半年的有期徒刑。

关倾说:“窦庆让我很失望。”

“但你还爱不是?”

“是啊,还爱。”

那时的我不知道窦庆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就连关倾对她也是一知半解的,但彻底的了解她以后,我们才知道她心中的大爱和隐忍是怎样的令人心尖发颤,每个人真的都是自己的英雄,都有自己的信仰,而窦庆是很多人的英雄。

直到很久以后,在那块沉色的墓碑下,我们才知道那个烂到极致的女孩是一名卧底警察,她坚守着自己的信仰,被无数人看轻以及误会。

而那个无数人包括她爱的男人。

她爱关倾,爱了很多年。

比我爱苏湛年的时间还长,快一个世纪,是她生命的全部,而关倾却还在误解着她。

爱情啊,真是一个伤人的东西。

窦庆入狱以后关倾在B市待着越发觉得的没意思,他跑到北京找殷玉瑾玩了两天就去了美国,听说因为这个他爸断了他的银行账户。

我见他短期是没想着回去,所以给他转了一笔钱,他觉得我在施舍他,打电话骂了我几句后又没有把钱退给我,真的挺让人无语的。

我接的戏拍完后已经是三个月后,期间没有见过季墨川一面,也没有见过令人糟心的苏湛年,以为自己的日子过的很平静的时候,我却在杀青的时候看见影视剧的投资者——苏湛年。

我觉得我拍的每个戏好像都有他的阴魂不散,一想到这我的心情就很低落,下次我一定让刘瑟好好的挑选剧本,有苏湛年参与的都拒绝。

晚上杀青宴会,我喝的有点醉,被刘瑟醉醺醺的扶着离开时,苏湛年也跟着出来了。

我在车旁吐的厉害,苏湛年低声的喊着我的名字,然后对刘瑟说:“我送她回去吧。”

刘瑟犹豫了又犹豫,不肯离开。

苏湛年突然冷声说:“我会送她回去的。”

刘瑟一激灵,赶紧把我扔在苏湛年的怀里离开,苏湛年的手臂把我紧紧的搂在他的怀里。

我搂紧他,喃喃的喊道:“季教授。”

“晚晚,你在说什么?”

苏湛年貌似凑近了我,我摇摇头看见是他,身心疲惫的问:“怎么是你?刘瑟呢?”

我曾经很爱眼前这个男人。

真的很爱自己的苏医生。

但现在却巴不得远离。

“我让刘瑟先回家了。”

我哦了一声说:“我要回家。”

“嗯,我送你回家。”

苏湛年把我扶上了车问:“你家在哪儿?”

我报上了地址,苏湛年发动车子送我回去,在到小区后他把车停在门口没让我下车。

我望着他,他望着我。

我问:“你还有什么事?”

他的手攥住了我的手腕。

“晚晚,我和谢怡然分开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