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苏湛年的祖父(2 / 2)

我进去把湿衣服脱了放在门口,然后进浴室泡了一个热水澡,洗了澡后我裹在床上玩手机。

刘瑟微信说他把房子和车子都给我处理了,大概五千万左右,他说等会就打到我的账上。

我回他,“谢谢你。”

刘瑟回问:“什么时候复出?”

“暂时不会考虑。”我发过去,想了想又说:“估计以后都不会再考虑,即便考虑也是等我所有的事解决完以后再说,刘瑟,我真累了。”

他理解道:“那就好好休息。”

我尝试打电话联系段亦臻那人,但他却跟消失了一般,其实从认识他到现在,每次都是他主动出现的,我连他住哪儿的都不知道。

以前我是恐惧他的,但从他救了我的孩子以后我再也不怕他,我这辈子欠他两条命。

还有我印象中,那天在他送我去医院的时候他是说了一些话的,但具体什么我给忘了。

那时我的心里惦记着孩子,后面我再问他的时候他再也没有提起那天的话,而是默默地陪在我身边整整两个月,直到前几天才离开。

一个小时后刘瑟给我打的钱已经到账了,他还附赠短信说:“杨桐经常玩消失,我最头痛的就是带了你们两个大牌艺人,但我不后悔。”

杨桐在娱乐圈里混的很随意,想拍戏的时候就拍,不想拍戏的时候就出去旅游浪荡。

或者有事没事的戳我几下微信。

钱到账以后我就不会再用段亦臻给我的银行卡,我把它放进了抽屉等着有天还给他。

我原本没打算接任何通告的,但邢潇告诉我苏湛年的祖父正打算签一个大牌明星作为苏家的形象大使,而这是我接近苏家最好的机会。

况且接下苏家这个,谢怡然的心里也会糟心,一想到这我当即给刘瑟打了电话。

刘瑟听见我的提议,欣喜道:“我就等着你复出给我挣钱呢,好在你自己终于想通了。”

我吩咐说:“赶紧来北京帮我要通告。”

苏家的合同绝对不能错过。

在颓靡、压抑且抑郁的人生里,我突然找到了拼搏的斗志,那把火燃烧着我最后的火光。

刘瑟来北京的当天下午就去了苏家集团,苏湛年的祖父一听是我,要我自己去公司见他。

刘瑟给我打电话说的时候我正在理发店里做头发,我嗯道:“你在这边来接我过去。”

我是个漂亮的人,我有资本和苏湛年的祖父谈判,哪怕他拒绝我,我也会让他答应的。

因为这场战斗,我必须得赢。

北京的苏家集团我是第一次见,比B市的大了近两倍,刘瑟在一旁说:“整栋楼都是他们的。”

整个苏家以后都只能是我两个孩子的。

我不在意道:“哦,进去吧。”

我一踏进公司就遇见了从电梯里出来的苏湛年,他看见我愣了愣,偏头看向身边的助理。

助理解释说:“是董事长找宋小姐。”

苏湛年凝眉问:“找她做什么?”

话刚落,谢怡然从另一部电梯里出来,她看见我脚步顿了那么一下,然后过来自然的挽着苏湛年的胳膊,语气柔问:“怎么不等我?”

苏湛年耐心的解释道:“我出去一会而已。”

而已两个字透着无奈、宠溺、迁就。

闻言谢怡然这才眉开眼笑的看着我问:“宋小姐怎么在这儿?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你了。”

呸,假仁假义。

我这人,是不屑搭理自己讨厌的人,我轻蔑的眼神望着她,刘瑟老练道:“请让开。”

谢怡然愣了一愣,刘瑟说:“宋小姐的工作上的事对任何人都保密,你没有过问的资格。”

我绕过他们进了电梯离开。

苏湛年突然问:“宋晚,你在打什么主意?”

你瞧,他了解我。

他知道我在打坏主意。

我戴上墨镜轻佻的笑了没搭理他。

而电梯门忽而关上,隔了我和他的视线。

在电梯里,刘瑟忐忑的说:“苏湛年的眼神跟要吃了我一样,你知道的,我一向都怕他。”

“怕什么,他又不是牛鬼神蛇。”

“说的轻松,心里的阴影一直都在。”

说真的,没必要再怕苏湛年。

除了孩子,我现在是无所畏惧的。

我被助理引到了苏湛年祖父的办公室,偌大的房间里全都是沉色调,让人感觉死气沉沉的。

我摘下墨镜说:“好久不见。”

眼前的老人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场,他轻轻的看了我一眼,精明的眼光问:“想要谈判?”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