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苏湛年的祖父(1 / 2)

快两年不见宋栀,他现在比以前要沉稳的多,而且模样开始长开了,没有以前那般青涩。

我带他去配型,配型完了以后他去无菌室看了孩子,他盯着许久说:“邢潇说是早产儿。”

我难受的说:“嗯,七个月就生了。”

他冷道:“你的殷玉瑾也是这样。”

“我的命差,牵连了孩子。”

“她叫段时笙?为什么姓段?”

我解释说:“一个姓段的男孩救了她,她的命是他给的!再说姓什么都不重要,只要她能好好的活着,健健康康的活着,这才是我所期望的。”

“宋晚,你做人太失败,你以后还会牵连到他们的,现在谁都有能力保护好他们,唯独你没有!你只会给他们带来莫名的灾难和苦楚。”

“小栀,你诛了姐姐的心。”

他的话字字诛心,犹如无数根细针一般插入我的心脏,我伸手捂住胸口说:“我活的很艰难。”

我不想示弱的,但我需要一个依靠。

我需要宋栀。

真的好需要宋栀。

“只能说,报应。”

宋栀的配型没成功,他拍拍屁股潇洒的走人了,我想挽留他却没有那个勇气,我坐在医院的走廊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很是堵塞。

苏湛年现在是我最大的希望。

我感觉到我的精神面临崩溃的边缘,我起身打车去了一个廖无人烟的地方,我走进一个巷子里坐在台阶上开始一根一根的抽着烟。

我抽烟的手都是颤抖的,我的心都是颤抖的,我整个人都是颤抖的,我想去死,可没有死的勇气,因为我还有殷玉瑾和段时笙两个孩子。

我死了他们又该怎么办呢?!

没有死的勇气,只有艰难的活着。

地上散了一地的烟蒂,我颤抖着唇抽着烟,跟吸什么上瘾似的,感觉只有这样才能减轻我的痛苦,我啊,我宋晚啊,活的很是失败呢。

正在吞云吐雾的时候有一束强光照进了这个巷子里,一个调笑的嗓音问:“你在这好吗?”

他盯着我许久,突然恍然大悟说:“你是明星宋晚对不对?前段时间在街上哭的一塌糊涂的那个,我看你视频的时候是真觉得你伤心。”

我愣愣的望着他,一个二十七八岁左右的男人,他正一脸好笑的望着我,我没有搭理他,继续垂着脑袋抽烟,他顿会又说:“你藏在巷子里抽烟干嘛?还有你不知道这是北京最乱的地方吗?”

我依旧没有搭理他,懒得搭理他。

他突然喊着,“湛年,你看我遇见了谁!”

手中的烟头掉在了地上,我狼狈的目光看过去,苏湛年从强光里走出来,他漠然的看了眼我,又漠然的看了眼地上成堆的烟蒂说:“我们走。”

这句话,他是对那个男人说的。

“把她带上吧。”那个男人好心的说:“附近很乱,而且那些罪犯还没有抓住,你说她一个漂亮的姑娘待这儿等会遇到了危险怎么办?!”

苏湛年不耐烦的问:“黎川你走不走?”

……

他们离开以后我还是茫然若失的坐在那儿,我靠在墙上一直思考着事情,但北京的天忽而下雨了,我抬头愣愣的望着天空感到绝望。

雨水落在了我的身上,5月份不到的天还是很冷的,我笑了笑说:“连老天都欺负我。”

一抹冷酷的声音传入耳膜,“是你自己在作践自己,宋晚,你在这儿作秀究竟给谁看呢?”

我能给谁看呢?!

我笑了笑说:“给你看啊。”

他步伐坚定的向我走来,一步一步的似踩在我的心上,但我知道那颗心早已经支离破碎。

我乖巧的喊着,“小哥哥。”

他站在我面前沉默不语,我伸开手撒娇的说:“你抱抱我成么?我最近过的不怎么好。”

他依旧站在原地,撑着伞。

我狼狈的目光对上他漆黑如墨的眼眸,笑说:“小哥哥,我想重新回到你的身边。”

他冷酷的嗓音问:“我以前说过什么?”

他以前说过什么?!

“曾经的事我是错的离谱,我也忏悔认错,你折磨我也好,打骂我也罢,我都觉得这是我该承受的。不过晚儿,苏湛年也是一个人,自尊被你这样踩着我也会难堪的。晚儿……从今以后,我们再无瓜葛,但你了解我苏湛年的,以后的你对我就只是一个陌生人,亦或者厌恶的人,你别想再和我有任何牵扯!我不会再要你的。”

他还问:“所以你决定好了么?”

我怎么回答的?!

我无惧的说:“我不会再纠缠你。”

曾经的话响在耳侧,我没心没肺的望着苏湛年,笑说:“我忘了,难道小哥哥还记得吗?”

闻言,他转身走人。

我以为他会带我回家的。

原来我还是高估了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

天上的雨越下越大,我坐了一会儿就麻溜的回到公寓,北京的公寓是邢潇给我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