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孩子早产(1 / 2)

他的手腕处绑着一条红色的三角巾,是啊,他是哲玺,是那个阴晴不定的段亦臻。

我问他,“你来这儿干嘛?”

他理所当然道:“陪小野猫过新年。”

段亦臻的目光轻飘飘的看了眼我的肚子,我见此声音有些颤抖的说:“你是不请自来。”

他彷徨的语气问:“晚晚,我是一个人,你也是一个人,我们两个凑一块儿过新年不好么?”

我愣,杨天诺说他是一个孤僻的孩子。

“你的家人呢?”我问。

他简单的说:“我不喜欢他们。”

“哦,我去做饭。”

“嗯,帮我也做一份。”他手里拿着一张光盘,笑说:“我刚坐飞机过来,什么也没吃。”

“哦,我就下点面条糊弄一下。”

他叹息说:“算了,我去做吧。”

“你会做饭?”

“会点。”

段亦臻的确会做饭,看着他切菜的熟稔程度我便信了,我站在厨房门口夸奖说:“你切菜的水准比我高,你以后会是一个居家的好男人。”

他淡淡道:“呃,我用惯了刀。”

他说,他用惯了刀。

我惊了惊问:“你经常用刀干嘛?”

段亦臻理所当然道:“杀人。”

我忐忑问:“你真的杀过人?”

“嗯,在很小的时候。”

我按耐住心中的恐惧,好脾气的提醒他说:“段亦臻,这是错误的,这是违法的事情。”

“晚晚,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而且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在强者的世界里,强就是对,弱就是错,你所谓的法律那只是上位者用来约束下面的人罢了。”他垂着脑袋继续切着菜说,“我从小就要用暴力保护自己,也习惯了用自己的方式待人,所以你别用你的思维管教我什么。”

段亦臻是一个严重没有是非观念的人,但我听出他话里的意思,问:“谁会想要杀你?”

“小野猫,你的问题太多。”

索性,我闭嘴回客厅。

段亦臻做了很丰盛的一顿年夜饭,我沉默的吃着饭没有搭理他,他也懒得找我说什么。

吃饭了后段亦臻乖巧的收拾餐桌去厨房洗碗,然后又去了别墅的阳台上捣鼓了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后他下楼喊我上去,我犹豫了又犹豫,还是从沙发上起身去了外面的大露台。

我看见露台上的东西问:“投影仪?”

他坐在沙发上说:“嗯,陪我看电影。”

段亦臻伸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我坐过去无奈的问:“大冬天的在外面看什么电影?!”

“你的电影,今天刚上映的。”

我诧异,“你哪儿偷的底片?”

刚上映的电影只有电影院有,而且只有国内有,段亦臻的本事可以说是无所不能了!

“我让我家老头子帮我弄的。”

我一直疑惑他家的老头子是谁。

我抿了抿唇说:“是喜剧电影。”

“嗯,陪我看下吧。”

我坐在露天的沙发上不一会儿就冷了,段亦臻察觉到后就给我扔了一床毛毯裹住我。

不仅如此,他还紧紧的抱着我。

我很想和他划清界限,但他的手臂如铁一般紧紧的禁锢着我,我心里挺无奈的,貌似每次他想做什么都拒绝不了他,他总是比我强硬。

段亦臻在用自己的霸道接近我。

而且还不允许我反抗的那种。

电影全程无尿点,但中间我和杨桐主演的角色有个吻,他轻轻的靠近我贴住我的唇瓣,我缓缓的闭上了眼,而他也闭上了眼。

在他闭上眼的那一刻眸中有一滴眼泪滑落,那是我和他的生离死别,他隐忍的说:“我爱你。”

就好像这句话穿越屏幕落在了我的心尖,我的心颤了颤,段亦臻的手臂把我收了收。

我偏过头望着他,一直在打量。

他怎么就和杨桐长的一模一样呢?

我以前一直以为他是杨桐,但种种迹象都推翻了我的猜测,可他……杨桐的眼角有一颗小小的泪痣,段亦臻的眼角也有一颗小小的泪痣。

两个人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存在。

段亦臻似察觉我在打量他,他转过头望了望我,了然的问:“还在想,我是不是杨桐?”

我赶紧收回目光继续看电影。

电影结束后段亦臻从自己的衣兜里取出一个很小的礼盒递给我,我接过听见他紧张的说:“新年礼物,小野猫,我是第一次送人新年礼物所以不知道该送些什么,你打来看看喜欢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