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去C市(1 / 2)

送苏湛年离开后我转身回到了公司,老板默了默张嘴想和我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我大概能明白他的困境,所以很能理解。

刘瑟担忧的问:“去哪儿凑五千万?”

“我名下的几栋别墅、公寓、跑车应该价值七八千万,但苏湛年那边时间紧迫,我压根不可能在一天以内就把那些不动产变成现金。”我说。

闻言老板忍不住的解释说:“公司一年的总盈利也不过一两个亿左右,再加上很多钱都投入了市场,而且股东那边肯定不会同意……所以一时之间想要突然拿个五千万是很困难的。”

我安慰他说:“没事,我会想办法的。”

他顿了顿又道:“我自己有个几千万存款,但大部分都购买了证券和股票,短时间内套现有一定的困难,再加上你嫂子那个人你又是知道的。”

他的老婆是比较斤斤计较、精打细算的那种,就连他每个月的零用钱都是被管辖住的。

“没事,我应该会有办法的,再说不看僧面看佛面,苏湛年不会把我逼入死路的。”

老板叹息说:“对啊,你们以前毕竟是夫妻。”

闻言我看了眼刘瑟,他尴尬的笑了笑说:“苏先生做事一向随心,谁知道他会不会把人往死了逼,不过现在说这些没用,还是赶紧想办法吧。”

刘瑟跟着我离开公司问:“你打算怎么办?”

我摊开手说:“毫无办法。”

刘瑟从我的手中拿过钥匙打开车门,我坐进副驾驶,心情复杂的说:“他是想把逼我入绝境的,然后向他服软,但刘瑟你应该清楚的,我现在好不容易和他扯清了关系,倘若再这么陷进去,我只怕是……我的爱情会毁于一旦,不对,我的爱情已经毁于一旦了,现在的我也是破罐子破摔。”

我和关倾订婚,本就是破罐子破摔的状态。

“晚儿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你失去了一切资源,即使拍了戏也没有观众会买你的账,现在的你被人毁掉了以前所有的努力和人脉。”

刘瑟开车送我回公寓,在路上他一直给我分析我现在的状况,连一个十八线的明星都不如!

我偏头望着窗外的景色,语气万分惆怅的问:“刘瑟,我以后不能东山再起了对吗?”

“按照我的经验,你至少一年都不能再去接戏,而且也没有人会找你拍戏,还有你和杨桐的那部电影制片方打算推迟一年明年春节再上映。”他顿了顿,安抚我说:“晚儿,有得有失,事情结束以后你好好的陪陪孩子,就当给自己放一个假。”

我妥协说:“我知道了。”

爷爷赢了,苏湛年也赢了。

我终究成了困兽之斗。

刘瑟送我回到公寓以后警局那边给我打了电话,刘队说陈饶公寓火灾的事只能排除你的嫌疑,但要具体查出是谁做的有一定的难度。

他说:“需要一定的时间。”

我坚定的说:“真相迟早会浮出水面的,那些藏在暗处的污垢总有一天会被清理干净的。”

刘队叹息:“只是最近这段时间委屈你了。”

我没觉得委屈,只是牵扯到殷玉瑾我内心觉得愤怒罢了,精神也时时刻刻的紧绷着!

挂了刘队的电话我收到关倾的短信,他说:“网上的流言蜚语已解决,你以后好好做人,再把殷玉瑾牵扯进来的话,我一定把你摁在地上打一顿!宋虚伪你别不信,我关倾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