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同他谈判(1 / 2)

苏湛年现在和我分道扬镳以后变得冷漠至极,他逼着公司要违约金,是变着法的把我逼入绝境,一想到这我就觉得心里难过,但此时此刻他和我毫无关系,所以他不必对我有任何的仁慈。

我开车到公司见到在门口等着的刘瑟,我在拿包拿手机的期间他跑过来替我打开车门。

我下车往公司里走去,他边走边着急的说:“苏先生一直在这儿等你谈合同的事。”

“他不仅仅是要钱。”我说。

刘瑟忐忑的提议问:“要不你就服个软?”

我停住脚步,目光望着老板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是透明的,苏湛年与他面对面的坐着,双腿叠加,双手轻轻的交错放在膝盖上,姿态优雅。

我笑说:“错了刘瑟,他是想搞垮我。”

我盯着里面的时间久了,刘瑟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轻道:“晚儿你别怕他,迟早会面对的。”

我摇摇头说:“随他吧。”

无论他要做什么,我都能接住。

我推开门进去,苏湛年的目光轻飘飘的瞧向我,含着丝冷漠,轻蔑与不屑一顾,老板看见我进来,他赶紧起身说:“晚儿,你和苏先生聊聊。”

我赶紧阻止道:“别,有事谈事。”

我和苏湛年倘若共处一室绝对不会心平气和的谈事,老板听见我这么说他站起的身体又坐下去,提醒我说:“苏先生是想谈合同的事。”

“我知道,苏先生是想解除合同。”刘瑟坐在我的身边把一大叠的合同递给我,我接过翻了翻对苏湛年说:“解除合同可以,但违约金的事……”

苏湛年听到违约金三个字挑了挑眉,他眸心沉沉的望着我等着我的下一句话,我抿了抿唇合上合同说:“苏先生,违约金的事算在我的头上成么?我一定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你别为难……”

“宋小姐,我是一名商人。”苏湛年顿了顿,冷笑道:“商人在商言商,这个道理你不懂么?”

“我会尽快的还给你,百分之五十的违约金是多少?”

前一句我是对苏湛年说的,后一句我是问的刘瑟,刘瑟为难的看了一眼我,颤抖着声音说:“晚儿,别问这个问题,数字……我们和苏总签约的是很大的投资合同,金额达四个亿,赔违约金的话……你应该明白的,当时签的是一赔三。”

一赔三,四的三倍。

我心肝一颤,握紧手中的合同,无力的挣扎道:“网上的那些流言蜚语苏先生你应该明白,陈饶公寓发生火灾的事与我无关,陈潘死亡的事与我无关,况且和你离婚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能处就处,处不到一起就离婚,这是人生常态,又不是谁非要绑着谁过一辈子,况且就连殷玉瑾的存在……苏先生,殷玉瑾是个什么存在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现在网上的人都在谩骂他,而你不仅什么都不做,还在这里逼我入了绝境。”

苏湛年抬眼,眸心冷漠,嗓音凉凉的问道:“宋小姐是想和我打感情牌?殷玉瑾的事我会处理的,不过违约金的事我是出于公司利润而考虑的,现在圈内的人都知道,只要把投资压在你这儿,谁都会亏的血本无归。”

苏湛年的话很绝情,很戳人心窝子,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住体内的暴脾气,听见他又道:“违约金的事我可以看在儿子的面上放弃,但我投资了一半的影视剧该怎么算?难道就该亏损?”

我问刘瑟什么投资,刘瑟解释说:“你下个月有部戏要拍,剧组该请的演员都请了,该花的钱也花了,倘若突然终止的话苏先生会亏损九千万。”

“等等,我有件事想不通。”我突然醒悟过来,好奇的问:“我们公司只带艺人,苏先生投资的影视剧应该是影视公司的事,我这边顶多把我收的钱翻个三倍赔出去,怎么算的四个亿?我这几天就感觉哪里不对劲,一直都没有想通这事。”

沉默许久的老板,突然咳了一声解释道:“我们公司现在的运营模式你可能不清楚,我刚开了一家影视公司,今年刚从苏先生这里拉了几部电视剧的投资,每部戏的主角都是你。因为你是我们公司人气最高的,所以我就把私自决定把戏给了你,而刘瑟让你签过合同的,上面都是你的字迹。”

我愣住问:“我怎么不知道?”

刘瑟尴尬笑说:“是你每次不看合同的。”

我相信刘瑟,的确没有看合同的习惯。

但九千万比我一年的收入都多,我咬了咬牙说:“直接把我换了吧,这样你就不会亏损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