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你就是我的那份私心(1 / 2)

按照我对苏湛年的了解,倘若有人阻止他的话他会铁了心的把这件事调查清楚,但苏湛年毕竟势单力薄,虽然北京的苏家我不知道有多厉害,但在B市它并不是那么的为所欲为。

B市的势力盘根交错,无论从政治方面还是商业方面,牵一发而动全身,苏湛年调查我父亲的事等于是把曾经牵扯进的家族抛在某人的眼线里,而这个某人就是检察院。

是那个已经查到我父亲身上的潇舟山,包括要向上面申请需要眼前人同意的齐微生。

我不太了解齐微生的心思,按理说他是正义凛然,任何情面都不讲的那种,为嘛在我父亲的事上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做了退步。

三年前他联合苏湛年搞垮宋家,但睁了一只眼闭了一只眼,没有追究我爸的责任。

我按照我的理解对齐微生解释说:“苏湛年的脾气硬,谁越阻挡他调查一件事他越要去查个水落石出,但他不是傻蛋,他知道戛然而止,知道该查到什么地方的时候会收手。况且……”

我顿了顿,盯着齐微生那张温润如玉、轮廓线条完美的脸庞,又道:“他对我爸的事不感兴趣,他只想知道自己脑海中那些模糊的记忆是怎么回事。齐先生,他现在对曾经感到很彷徨,那种感觉我能体会,像是自己的人生被别人操控着,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他人安排的……这种感觉很令人绝望,等他记忆恢复了应该会恨我们宋家吧,特别是一直纠缠他的我。”

齐微生低呤的喊着,“星儿。”

我提醒他说:“我是宋晚。”

闻言他拢起眉头望着我,然后转身向检察院外面走去,我懵逼的跟上去问:“去哪儿?”

“想带你去我的办公室里坐坐,但显然你对那儿不感兴趣,而且快到中午了,我们去找个餐馆边吃边聊,我记得你爱吃川菜。”

齐微生的嗓音虽然依旧温润,但仔细辨别却有一丝冷意,他是在生我的气吗?

只因我强调了自己是宋晚?!

在我做检察官的那一年,星儿是我的代号,但星儿这个名字和齐微生重合起来却毫无关系,星儿的世界里与他是没有任何记忆的。

我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才反应过来齐微生说我喜欢吃川菜,是的,我以前对川菜挺钟爱的,为此,那时的苏湛年还特意跑去川菜馆里学习了一个星期,只为讨我开心。

齐微生知道我的口味……我坐上他的车笑着说:“我以前爱吃川菜,但现在不爱了。”

他眼神一斜,眉目冷清,我镇定从容的解释说:“我做了明星以后很少碰辛辣的食物,况且刘瑟一直催我减肥、让我保持身材。”

“宋晚。”

齐微生突然喊我的名字,我疑惑的望着他挑眉询问,他默了默冷清的问:“苏先生平时有没有在气急败坏的时候问过你一句话?”

我讶然,“什么话?”

“宋小姐难道就这么爱演戏?”

演戏……

苏湛年说他不喜欢演戏的苏太太,齐微生反问我说,“宋小姐难道就这么爱演戏?”

在他们的眼中,我的生活里都是戏。

我淡淡的解释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齐先生莫不是不懂这个道理?何况齐先生又不是普通人,先不说你大学有学心理学,就你这么多年破的案子恐怕你已经把人性、心理神态给摸的一清二楚了,再加上你又是我爸的学生,倘若在你的面前没点本事,那我宋晚这个人在你们的面前跟没穿衣服有什么区别?”

闻言齐微生笑了笑说:“比起你小时候,现在的你更加的伶牙俐齿,宋小姐,你说的没错,我们的确善于从人的细微神情分析一个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