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他的祖父(1 / 2)

齐微生说我傻,但他却不晓得我是心存愧疚,更何况我压根就不想让苏湛年为难,毕竟一个是他的亲生母亲,一个是他的妻子,无论他偏向那一边对他来说都是痛苦的。

齐微生见我坚持要出院,他手指轻轻的撩开我的衣服看了眼我后背的伤口,嗓音温润的警告道:“背部的伤口很深,倘若出去感染个风寒什么的,你……星儿,我送你过去参加葬礼,晚上再带你回医院成么?到时候让刘瑟随便帮你找个借口,你这样不住院是不行的。”

我从不是固执己见的人,见齐微生这样提议我也觉得可行就同意了,坐在车里透过镜子我看见我苍白着一张脸,我伸手拍了拍突然想起一件事,好奇的问:“你怎么在医院?”

“刘瑟给我发了短信。”齐微生说。

一句话我便明白了刘瑟的态度,他一直劝我和苏湛年离婚,现在经过这件事以后他对苏湛年只怕会更不满,而他在此之前察觉到齐微生对我有意思所以给他发了短信通报。

刘瑟是希望我和齐微生能有火花,但他却不明白我从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也从不会把谁当做备胎,更何况眼前这人是齐微生?!

我有家庭有丈夫,所以我和齐微生的关系只能止步于此,哪怕曾经真有过什么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抿着唇说:“晚上刘瑟送我到医院就行了,齐先生,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齐微生语气微淡道:“嗯。”

回到接待宾客的地方,我看见苏湛年还是那样的姿势跪坐在那儿,我过去忍着后背的疼痛跪坐在他的身边,伸手握住他的手掌。

苏湛年在这跪了几个小时,他的手原本就冰凉,此刻更是冷的令人心尖尖发颤。

我试图用自己手心的温度去温暖他,但没有丝毫的作用,我松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侧,听见他淡淡的语气询问道:“去哪了?”

我心里一惊,下意识说:“没去哪儿。”

闻言苏湛年微微的侧过脑袋望着我,他眸心底处藏着无尽的冷漠,“妈说你离开了。”

估计是婆婆看见刘瑟带我离开了,所以她在苏湛年的面前反告我一状,按照她对我的厌恶程度,她应该在他的面前说尽了我的坏话。

我想了个借口,用弱弱的语气胡诌道:“湛年,我身上的伤势严重所以刚刚抽时间去了一趟医院,晚上的话可能还会回医院。”

苏湛年问:“伤口疼么?”

我摇摇头解释说:“没什么大的问题。”

苏湛年抿唇沉默,他握住我的手在这儿迎着宾客,直到快到傍晚时外面一向嘈杂的声音突然安静了下来,苏湛年忽而松开我的手心端端正正的跪在公公的遗照面前。

我懵逼,也学着他这样做。

我不解的看向苏湛年,抬头的时候发现大厅里的人全部都离开了就剩下我们两个人!!

我对现在这种状况略微懵逼,但也晓得此刻该学着苏湛年的模样端端正正的跪在这儿,背部挺直的那一刻我感到撕心裂肺的痛。

几分钟以后我听见一阵皮鞋擦地、高跟鞋踩地的声音,侧过脑袋看见一老一少。

我听见苏湛年冷冷清清的喊着,“祖父。”

我惊疑,眼前的这个老人便是苏湛年的祖父,他瘦高瘦高的个头,额头和脸上的皱纹像刀刻的一样,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的墨镜,身上穿着一件罩住小腿的黑色长款大衣。

一眼看上去就是精明能干的男人!

苏湛年的祖父冷冷的瞧了一眼公公的遗照,然后又把刀锋般的视线看向了我,我大大方方的望着他,听见他问:“你就是他选的儿媳妇?”

你就是他选的儿媳妇这个他指的是公公,我点点头跟随着苏湛年喊着,“是,祖父。”

他听见我喊祖父下意识的沉下脸,看这个模样很是讨厌我这样称呼他,我淡淡微笑的望着他,他转过视线看了眼公公又看向苏湛年说道:“湛年,B市还有你留恋的人和事吗?”

苏湛年解释道:“从来都没有。”

在B市从来都没有苏湛年留恋的人和事……他的祖父问:“那什么时候回北京?”

“祖父,我爸的家在这儿。”

“湛年,这儿仅仅是你爸的家,但不是你苏湛年的家,你的爷爷、你的祖父都在北京等着你,你要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苏家无人可继而流落到他人手中吗?你难道就狠心吗?”

苏湛年的祖父说话声音很凌厉,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令人心生恐惧和颤抖。

苏湛年抬着脑袋静静地望着他的祖父,他忽而惆怅的提醒说:“祖父,今天是你孙子的葬礼,你确定要一直和你的曾孙讨论家族继承问题吗?让他听见他的心里该是如何的悲凉?”

“他是苏家放弃的……”祖父猛的顿住看向我,他缓了缓说:“是他选的儿媳妇杀了他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