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受伤住院(1 / 2)

我平时很讨厌我眼前的这个婆婆,但此时此刻我却对她心生无尽的愧疚和罪恶感!

她显然不接受我的道歉,直接一脚踢在我的身上,语气凶恶的咒骂道:“宋晚!从你进苏家门的那一刻起,苏家就没有过好事!你瞧瞧,我看中的儿媳妇被你逼走,湛年也过了一段痛苦不堪的日子,好不容易等到阿饶回国,你却在网上爆出他们婚内出轨的事,让苏家股份一夕之间动荡不堪,即使是这样老苏都要维护你,让我别找你的麻烦,让我对你多些宽容!”

婆婆脚上的力道很重,我硬生生的受下听着她一声又一声的质问心里难受的厉害。

我垂着脑袋沉默,婆婆可能见我比平时都好欺负,她拿过一旁的水果刀突然插到我的背上然后狠狠地往下一划,我双腿颤抖猛的跪下,抬起脑袋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人!

忽而之间我明白,婆婆恨我恨不得我去死,我悲凉的笑了笑,终究无力道:“对不起。”

婆婆见我这个模样她有一瞬间的无措,很快丢下手中的水果刀离开,待她离开以后刘瑟闯到我的卧室,他见我这样赶紧打电话给120,我阻止他说:“刘瑟,你送我去医院。”

刘瑟赶紧抱着奄奄一息的我起身,在车上他紧张的说:“晚晚,我刚看见你婆婆神色匆匆的从你的卧室里离开时我就晓得你受欺负了!”

我沉默,身体不住的颤抖抽搐。

我趴在车上目光涣散的盯着手机,我想给苏湛年打一通电话但却没有那个勇气。

见我久久不说话,刘瑟又说:“晚晚,你陪我说两句话好不好,我有点……害怕。”

我虚弱的嗯了一声,刘瑟笑说:“晚晚,你的新电影下个月就要开拍了,你又有一大笔新的收入买衣服、买化妆品甚至捐给基金会,或者你用不出去给我发奖金也成!”

“刘瑟,都是我的错。”

……

到医院时刘瑟刚打开车门打算抱着我进去,我隐隐约约中似看见一个很眼熟的面孔把我从车上跑下去,他的步伐匆匆、气息凌乱。

我听见刘瑟惊讶的喊着,“齐先生。”

我笑,喃喃的喊着,“老师。”

“别怕,有我在。”

那抹声音如此的坚定,我扯了扯嘴皮笑了笑无力再回应他什么,进入手术室医生给我打了麻药,但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体深处的痛。

那抹痛叫做——绝望。

再次醒来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我费劲的睁开眼看见坐在床边的齐微生,他一身正统的黑色西装,里面衬了一件乳白色的衬衫。

我虚伪的感激道:“谢谢你,齐先生。”

闻言他垂了垂眼皮,沉默半晌说:“你昨儿个才出了车祸,身体原本就是在勉强支撑,现在却又受了伤。星儿,你婆婆是犯了杀人罪,你打算包庇她,然后让她对你为所欲为吗?”

“齐先生,我是宋晚,是苏家的儿媳妇,他们可以包容我对我公公犯的错,我又怎么能不包容我婆婆对我犯的错呢?”顿了顿,我口干舌燥的说:“我能理解我婆婆对我的恨。”

齐微生沉默不语,他脸色虽温和但眼眸深处却蕴含着无尽的波涛汹涌,我偏过脑袋躲开他的目光,卑微的求他道:“公公的去世是我的错,所以……老师我求求你别起诉我的婆婆。”

“宋小姐,起不起诉她在你,与我齐微生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我……”他默了一会儿,嗓音低低柔柔道:“但我的心里却十分的紧张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