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承认他是我老师(1 / 2)

齐微生是我的金主,他要见我没有拒绝的必要,所以问了他地点就赶往他那边。

他约在城外的一家私人会所里见面,我开车过去的途中见到一条不宽的河流,但这条河流阻断了我的行程,我打电话给齐微生说了这个情况,五分钟后河面上泛起了一条船,白雾朦胧的,跟个仙境似的!

我心里虽腹诽齐微生选的什么偏远地方,但还是认命般的规规矩矩的上了那条船。

此刻快到中午的时间,但这边的云雾还没有散开,远处的山峰黛色竟让我心里觉得一阵宁静。

我问划船的人,“大概还要多久才到?”

他答说:“十五分钟。”

我望着河对岸半山腰的庄园很好奇的问:“那个地方平时都接待什么样的人?”

虽然那庄园距离我还很远,但我目光所及之处能看见那里的繁华和精致,那个庄园我个人认为是齐微生名下的产业。

“不接待人。”划船的人说:“那儿是齐先生的私人住宅,平时也就齐先生一个人住。”

我愣住,齐微生刚刚给我说那是私人会所并且还把定位发给了我,结果待我快到的时候才晓得这里是他的私人住所。

他怎么突然让我来这儿?!

我问:“齐先生经常在这里住吗?”

划船的人解释说:“这儿距离市中心不算远,所以齐先生一周有四天都是住在这儿的,除非是公务特别忙碌的时候才会住在市里。”

我突然想起,齐微生不仅仅是齐氏集团的懂事长,他还是市检察院里的总检。

“他经常去检察院吗?”

我这样问是好奇他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时间,既能兼顾检察院又能兼顾集团运作。

划船的人答道:“齐先生是公务人员,他一周有五天的时间都是正常上下班。”

我想起电影宣传的这段时间他的确很少出现,况且从电影开拍到上映好几个月的时间,我见他面的次数好像也只有寥寥几次!

他的主业是在检察院工作,而董事长算可有可无,他的事业重心在政府那边。

齐微生能年纪轻轻的就在政府里爬到现在这个位置,抛开他家里的背景以外更有他自己的实力,其实我倒不觉得惊讶,因为能被我爸看中的人定是人中龙凤!

而且定是老奸巨猾的,呃……我这么说也不对,但心思绝对缜密、密不透风!

我下了船往山上走,庄园基本上是园林设计,路过小桥流水、路过雕塑阁楼、路过一座又一座的湖泊景色才见到坐在庭院里的齐微生,他的面前还煮着一壶茶。

一壶茶、两盏茶杯。

说起来也好笑,一个经常沉迷于案件分析、讲究科学依据、见惯生死较量的男人住的地方竟是……退回到很久远的封建社会,齐微生的骨子里可能很传统、固执!

齐微生看见我眸光泛起微微波澜说:“坐。”

我过去坐在他的对面,齐微生给我倒了一杯茶,我目光定定的打量着他,他穿了一件薄款的毛衣以及一条休闲的棉质长裤。

我刚看了眼手机里的气候提示,今儿个的温度只有8摄氏度,他就不冷么?

况且又是在山上!

我看到齐微生我就觉得冷,我突然很能理解苏湛年每次说我时的心情了。

我先开口问:“找我什么事?”

他张唇说:“我妹的事,很抱歉。”

我晓得他要说这个事,但我还是坚持最开始的想法说:“我说过,齐先生没有错。”

冤有头债有主,齐微希犯的错我是怎么也算不到齐微生的身上去的,再说听苏湛年的意思是齐微生一直在我身后挺我。

就连我出演这部电影的女一号都是他亲自选定的,而且力排众议的留下了我。

况且那个时候身为我丈夫的苏湛年还反对,他连苏湛年的反对都能够强制的压下。

说实话,我很感激他。

我不仅仅感激他这点,倘若我记忆完好无损的话,他应该就是我的齐队、是我在检察院的领导兼老师,他对我的恩惠应该是……我无法想象,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我更怕齐微生对我提起这事!

我承认,我很懦弱。

“我了解你,星儿。”齐微生顿了顿,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笑说:“你是个有仇报仇的人。”

我冷着脸问:“你嘛意思?”

他抬头眼睛望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倘若我猜的不错,你会报复微希。”

“呵,你别以为你总了解我似的。”

不晓得为嘛,我总觉得齐微希能够轻而易举的能把我看穿,这种感觉糟糕透了!

就像现在,他分明什么也没有做,我总觉得自己怕他似的;总觉得他晓得我许多事;总觉得他能轻而易举的把我击溃!

我怕齐微生,哪怕他温文尔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