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重归于好(1 / 2)

现在的苏湛年心里有一个认知,就是我同他一定有一段曾经,而这个曾经肯定不简单,不然我不会死缠烂打的想要嫁给他。

他想要真相,但我无法给他!

我无法摊开的告诉他——我同他曾经的关系,这段曾经无法从我的口中讲出去!

一旦我妥协,我只会输得更彻底。

我喘息未定道:“苏湛年,我爸以前是搞政治的,是你们商界都要巴结的对象!而你也不例外,我几次陪我爸出现的场合都有你的存在,但你那个时候压根就没有把我放在心上,而我……久而久之却对你上了心!是的,我要嫁给你是因为我喜欢你,我认识你很多年,而你在三年前才认识的我!苏湛年,我们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没有在公平的一条线上,我先喜欢上你又利用我爸的权势嫁给你,你从一开始就厌恶我,觉得我满腹心机!不,话也不是这样说的,因为我这个人从一开始心机就深,只要是自己喜欢的都要抢过来。”

这些话都是我胡诌的,我想敷衍他,我不想让他一直纠缠这件事,没完没了的!

苏湛年突然泄气,他的那些玩意全都弄在了我的里面,我牙齿紧紧的咬着唇瓣,不晓得怎么回事,心里突然觉得很泛恶。

我推开他趴在床边一直呕吐,但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吐出来,心里很难受。

苏湛年瞧见,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他一巴掌拍我脸上问:“怎么?觉得我恶心?”

他的巴掌劲很小,竟给我一种情侣间玩闹的感觉,我翻了个白眼说:“就是。”

我气喘吁吁的像个死狗似的趴在床上,苏湛年眸心炯深的望着我,他抬手轻轻的捏着我的大腿,低声问:“三年前你真喜欢我?”

我斜他一眼沉默,苏湛年突然弯下腰把我搂在怀里,手指依恋的摩擦着我的锁骨,我身体僵硬的顿住,他嗓音缠绵悱恻的提议道:“苏太太,给我们彼此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我要我们的婚姻是一场真正的婚姻。”

真正的婚姻又是什么?!

双方要忠诚、要有爱情、要有家庭责任概念等,这些对我和苏湛年来讲太奢侈了。

抱歉,我现在从不信他。

更不敢将自己交付给他。

我没有回答苏湛年这个问题,沉默良久,沉默到苏湛年的耐性一点一点的用尽。

他张嘴咬了我的下巴提醒我,我愣愣的回着他说:“苏湛年,喜欢你那件事在三年前。”

这是变相的拒绝,苏湛年瞪着眼睛瞧了我许久,然后起身干净利落的离开。

期间没有任何的只言片语。

待他离开以后我起身去浴室洗了一个澡,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都在为电影做宣传。

电影的开端票房水涨船高,按照这个趋势下去这部电影很有可能成为今年的票房冠军,这对我本人来讲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在一次发布会上有记者问我,“宋小姐,网上流传的苏先生究竟是什么无所不能的大人物?!竟然只发一条微博就把你的谣言压下。”

这个记者是挑刺的,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苏湛年从不是什么大人物,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无所不能,他遇到困境也会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也会觉得压力倍增,但他懂得坚持、解决问题,而且他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是一个别人眼中完美的情人和朋友。

我优雅的笑着说:“苏先生和你、和我都是一样的普通人,你别把他抬的太高了。”

打太极,这是我常用的手段。

他继续问:“宋小姐以前为什么要选择隐婚?我看粉丝还在网上积极的给你配对。”

网上的粉丝都喜欢给自己喜欢的明星配对,操心他们的婚事很正常,但这个记者却不依不饶的,我凝了一下眉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刘瑟,他比了一个让我忍的动作。

我压下心里的烦躁,笑着说:“苏先生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我不希望因为自己从事的这份职业打扰到他,毕竟暗地里有很多居心回测的人总是不得清闲,他们的职业就是专打扰别人的生活!话虽这样,但我尊重他们的职业,只是希望能有起码得职业道德。”

记者听出我话里的深层意思,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刘瑟下来批评了我好半天说:“我的大宝贝,以前你怎么说都没人管你,但现在正是电影上映的时间,你能忍就多忍点!”

或许因为我的态度略无所谓,他又赶紧说:“你别不信,待会网上肯定会有个热搜,会说你张嘴无理取闹的怼的记者哑口无言。”

我叹息说:“刘瑟,我现在压根就不想听到苏先生三个字,心里很烦这种感觉。”

自从苏湛年上次离开以后我就已经再也没有见过他,我没有心生想念,只是心里梗着一种感觉,总觉得他那天说的是认真的。

原本坚硬的心在他的层层拔撩下又有破裂的状态,我就怕自己又输得一无所有。

恰巧这时我接到公公的电话,他语态焦急道:“小晚,湛年中午在山上赛车出了车祸。”

苏湛年平时有玩赛车的乐趣,估计也就和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在一起,虽然以前就晓得他有这个爱好,但却第一次听到他出事。

我紧紧的握住手机问:“他怎么样?”

公公着急说:“他朋友打电话说他的情况很差,小晚,我正赶过去,你快过来吧。”

在接这个电话以前我怕自己的心又在苏湛年身上输的一无所有,去他妈的一无所有,我原本就是一无所有究竟还在怕什么?!

我喜欢苏湛年,哪怕我现在恨他,但我心里就是还爱着他,那份爱深入骨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