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他不给我面子(1 / 2)

三年前我嫁给苏湛年的那天,他心里爱着的那个女人跑到婚礼上大闹了一场。

她哭着质问苏湛年,“跟我走吗?”

我记得,那时的苏湛年漠着一张脸,嗓音冷冷的提醒道:“陈饶,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你不该在这像个泼妇似的胡搅蛮缠。”

这句话,让陈饶放弃抢夺新郎的想法而远走他国,整整三年我都没有再见过她。

而苏湛年由此恨了我三年。

我伸手抹了抹把眼泪,说:“赵莫水,我喜欢的那个苏湛年死了很多年了。”

苏湛年当年恨我爸把我塞给他,所以在各大家族联合搞垮宋家时他袖手旁观了。

宋家的繁盛在一夕之间化为乌有,我父亲受不了这打击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直到……悄无声息的去世。

我父亲去世的一切杂事都是苏湛年亲自在打理,他成了世人眼中的好女婿。

我骂他,“猫哭耗子假慈悲。”

他瞪我一眼不理会我。

说实在的,苏湛年没有大错,毕竟我是强塞给他的媳妇儿,所以他没有必要对我负责,更没有必要提醒我父亲这事。

但我心里就是怪他。

因为喜欢他,所以对他就无法原谅。

我刚回到别墅苏湛年就给我打了电话,我惊疑的接起,没好脾气问:“找我做什么!”

苏湛年的声音淡漠道:“爸让你回家。”

“爸经常让我回家但从来没让你给我打电话。”我顿了顿,嘴上犯贱的问:“怎么?刚离开我就舍不得,然后胡诌个理由想见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半晌才开口说:“没心情和你扯,赶紧收拾下我过来接你。”

我嘴上硬脾气,但挂了电话后我立刻翻出我的化妆品往自己脸上涂抹,抹着抹着我就泄气了,用纸巾擦了脸上精致的妆容。

没有必要刻意的去讨好他。

十分钟后我庆幸没有化妆,不然满心的期待就会落空,因为来接我的是他的司机。

我上车后疲惫的闭上眼睛,快到苏家老宅时,司机突然好心的提醒我说:“苏太太,苏先生刚刚去机场接陈小姐了。”

我愣了又愣问:“哪个陈小姐?”

司机怜悯的语气说:“是陈饶小姐,她早上刚回的B市,苏先生正去接她的路上。”

陈饶从美利坚回国了么。

回国后首先找的人就是苏湛年吗?

我让司机停下,他疑惑的看向我。

我酸着眼眶说:“输也要输的漂漂亮亮。”

我拿着苏湛年的卡刷了一套价值不菲的裙子,又到化妆店化了个精致的妆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